一边往外走着一边安慰道儿其实就我子的几番对

分享到:
“你说!”孙二娘嘴唇都在发抖:“你问我的爹爹,孙家的娘子可曾婚配?”
 
    说完这句话的孙二娘,像是给自己重新打气一般的将头凶狠的往黄杏儿的方向一转,恶狠狠的瞪向对方道:“既然是顾大哥喜欢你,那好!我吃点亏,我做大!你做小!”
 
    “啥!你等等,你等等!”
 
    看着小丫鬟因为这一句话,嘴角耷拉,大胸脯都往下垂了三分了,顾峥就赶紧将孙二娘那自作主张的话语给打断了。
 
    “什么大?什么小?”
 
    “当初,我之所以这样的问你爹爹,是因为,你这般的情景,让我误认为成了旁人的状况,真的没有半分的意思。”
 
    “孙姑娘,我冤枉啊,我从来不记得撩拨过你,在言语上也并未曾轻薄过你三分。”
 
    “若是姑娘真的是因为我的言语或是行为不当,而造成了什么误会的话,麻烦姑娘一定要明确的给我指出来。自己的错误。”
 
    “我改,还不成吗?”
 
    听着顾峥竟然是说出了如此的话语,向来都是争强好胜的孙二娘,竟是如同痴了一般,眼泪竟然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噗啦啦的掉个不停。
 
    看这般的模样,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顾峥情根深种了。
 
    因为这几句话,竟是难过成了这般的模样。
 
    看到孙二娘的梨花带雨,连一旁的黄杏儿都有些忍不住的怜香惜玉,她朝着顾峥的方向挪动了一步,伸出手来轻轻的就拽了一下顾峥的袖口,低声道:“顾哥哥,不要这样说,太伤人心了。”
 
    而就在顾峥转头想要和黄杏儿分说几句的时候,那边的孙二娘反倒是不哭了,而是将这股子郁气朝着黄杏儿吼了出来:“用不着你假好心,现在的你在心中还指不定的高兴呢!”
 
    顾峥刚准备翻上一个白眼,他对于女人家间的交锋是最不耐烦的时候,突然在他们这个本应该是大家上工期间,最是安静的杂院区中,却是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以及惨叫声。
 
    “金国人打过来了!”
 
    “啊!救命!”
 
    “快找人去州府衙门报信啊!”
 
    而听到了这些叫声的时候,顾峥却是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和还挂着泪的孙二娘对视了一眼,就朝着院外边忘了过去。
 
    只见一个男人连滚带爬的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径直的砸开了一家的院门,让那家的婆娘,在家中赶紧收拾细软。
 
    而顾峥下意识的自言自语了一句:“这次金国军队怎么会出现的这么突然,竟是比上一世提前了这么长的时间。”
 
    “不管了,还是先安排任务要紧。”
 
    想到这里的顾峥,一把就把院门外的黑马给解了下来,朝着院内还迟疑着的孙二娘喊道:“孙家娘子,你速速去城外的孙老爹处通报消息,将咱们的队伍分成两队。”
 
    “没有马匹的留下,听我的命令,其余的人直接奔着莱州大营外的方向过去。”
 
    “在那边军营外的密林中,我们再汇合。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就别愣着了?你不是一直自诩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吗?怎么,只不过是一声吼,这就怕了?”
 
    下一句顾峥没敢说,怕吓着黄杏儿,再把小姑娘吓的知难而退了,因为下一句是,你人肉包子都敢蒸,还怕几个金国人了?
 
    自然,这样的激将法对于孙二娘来说是最有用的,这匹胭脂虎,浑身的虎性都给激发了出来。
 
    她一把从顾峥的手中拽过来马缰,狠狠的白了一眼,翻身上马,转身就顺着另外一条小路朝着城外冲去,边跑还边不忘记怼上一句:“莫要小瞧人!我让那群金狗们知道,碰到了我胭脂虎孙二娘,也只有乖乖俯首的份了
 
。”
 
    待到话音落下的时候,那抹红色的两把双刀,已经在半空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朝着城外的小路上,越奔越远了。
 
    而现在刚被吓住了的黄杏儿,则是已经清醒了过来,朝着一旁的顾峥赶忙求助到:“顾大哥,快,你赶紧随我回到我的主人家,暂且避避吧!”
 
    “你的主人是?”
 
    到这里的顾峥,还是要明知故问的。
 
    “我的主人就是莱州府台大人的家眷,李夫人啊。”
 
    “莫不是享誉整个京都的才女李清照?”
 
    “正是!顾大哥,赶紧随我走吧,好歹我也是赴台衙门下属的仆役,总比你在这大杂院中要安全的多的。”
 
    看到一旁拽着他就往外赶的黄杏儿是真的是真心诚意的担心他的安全,顾峥也就不戳破她的那几分护主的小心了。
 
    他跟着黄杏儿的脚步,一边往外走着,一边安慰道:“杏儿,其实就我刚才和那个孙娘子的几番对话,你也能听出来,我不是一个杀猪的吧?”
 
    “嗯!”这小丫鬟点头就承认了:“我早就知道顾大哥不可能是个卖肉的。”
 
    “当初我不点破,自然是也是有自己的自私的小心思。我怕我说出来之后,你将恩情报完了,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不会。”
 
    听到这里的顾峥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这个人能是那无情的人吗?”
 
    “再说了,这年头你没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美女的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才是啊。”
 
    听了这话,刚才还紧张的不得了的黄杏儿,则是噗呲一下笑了起来。
 
    在看到了对方终于是放轻松了之后,顾峥则是一个翻身,骑在了那匹瘦马之上,然后一个弯腰下捞,就将杏儿给捞上了马,揽在了自己的怀中。
 
    “坐稳了啊!”
 
    这样提醒是猝不及防,在黄杏儿的惊呼之下,顾峥就骑着马朝着她家主人的府邸的方向跑了过去。
 

欢迎转载大运彩票手机版_大运彩票电脑版_大运彩票官方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大运彩票手机版_大运彩票电脑版_大运彩票官方网 » 一边往外走着一边安慰道儿其实就我子的几番对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